那场战役,吾失去了双翼,失去了汝





(这张因为想印手机壳才打的sample,有想要的可以私信我)

“这位美丽的小姐,能否请汝跳支舞?”
“自是允之。”

“大天狗大人,您的那位雪女可不简单啊……”
来自耳语之人有意埋下的种子

大概还会有后续
强行狗雪tag

嗯,画个条漫

每当我想打电话和你倾诉时,你总是没办法成功接起我的电话,,,

@雾坊 (对,我下铺)一起画的图

自家妹妹的手机壳到啦~

我正在努力画自己的手机壳嘤嘤嘤

即使是现在,我也依旧无法逃离儿时独自一人做着噩梦的过去

填涂练习稿

© 某猫在强塞安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