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猫

开始长弧,或者时不时发手绘原创,同人会减少,谢谢大家的支持~~\(≧▽≦)/~

风来化雪【狗雪】

 

*cp:狗雪

*有ooc,带结婚梗,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日常出现手癌哎嘿嘿~

——————分割线——————

 

【1】

雪女坐在轿中,身着着朴素却不失华美的白色嫁衣,不停地望向窗外,即使阿爸已经提醒过了不能将帘子掀起,可不知是好奇还是内心的这份雀跃,雪女将手伸向那帘子。

“啊,还真是稀奇呢……我竟会这般的不安。”

这样想着的雪女抬起素手微微掀起了帘子的一角。

也许这辈子,雪女都无法忘怀吧,第一次见到寮里面如此的热闹,即使是在晚上,寮里面也是灯火通明着,桔黄色的灯光下,酒杯碰撞的声音,人们交谈的声音,雪女看不清轿子两旁的众人的脸上究竟有着什么表情,似乎都面带着喜色。一切都是那么的朦朦胧胧,轿子一点一点的摇晃着缓慢的向着寮里的最高处移动。

“也许是笑着的吧。”

雪女轻轻的放下帘子,看着面前的屏风,开始想象着见到她的样子他会是有着怎样的表情。

雪女的嘴角露出着连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微笑。

啊啊,大概一切要从那晚阿爸带回他的那日说起吧……

 

【2】

“姐姐,等我长大了,娶你可好?”

像往常一样,守于鸟居一侧的雪女,在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只软软的小手便握上了她的衣袖,本以为阿爸带回来的新式神会一如既往的因自身的寒气而避远,可这一头金发,有着如天空一般湛蓝清澈的眼睛的式神,扑扇着那还未长齐的翅膀紧紧地撰紧了雪女的衣袖。就这样看着她,就这样注视着她的脸庞。

“啊,看样子很喜欢雪女呢,那就交给你养育吧,雪女。”

阿爸看着这固执中泛着可爱气息的式神,意味深长的抬头看着雪女,嘱咐了这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雪女蹲下身子,尽量与这个幼小的式神平视,面无表情的问着。

小小的式神,握了握手中的扇子,鼓足了勇气,看着她的眼睛,即使奶声奶气,也依旧吐字清晰的的说到

“吾名为大天狗!”

雪女微微愣了愣,点了点头,便牵起了大天狗的手,那手却反而拽紧了雪女的小拇指。

 

那便是他们的初遇。

 

【3】

转眼间,在雪女的精心照料下,大天狗从扑过来只能到她的腰的高度渐渐长的比自己还要高出个头来,与生俱来呼风唤雨的能力也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增长,退去一身的稚气,脸上的俊朗之气也越发突出。

美丽与强大,这便是大天狗生来便具有的眷顾。

即使如此,大天狗也依旧喜欢乖巧的依偎在雪女的身旁。嘴边时不时地挂着那句“雪女,嫁与吾可好?”

雪女不懂这些,雪女是没有感情的,每当这时雪女就只是摸了摸大天狗的头,什么也不说。

可看着大天狗姐姐长大,雪女却不知道在这漫漫的陪伴中,每当看到大天狗时嘴角也会不自觉的微微上翘。

直到那日,满身是血的大天狗步履蹒跚的回到寮里,雪女急忙紧张的推开众人冲上去扶住了大天狗,大天狗看到雪女后,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便闭上了眼睛倒在了雪女怀中。

让雪女意外的,她守在昏迷的大天狗的身旁照顾着他,但不知为何,无论雪女想尽什么办法,大天狗始终紧紧的拽着自己的右手,就如同当年的那只小天狗紧紧的拽紧雪女的衣袖一样。

直到三天后,大天狗才悠悠转醒,雪女才知道,那右手紧紧的撰着的是大天狗在与阿爸攻打石距时,在石距的宝藏中发现的,由千年寒冰所制的戒指。

他将这拽在手上许多天的戒指递入到了她的手中,眼神是无限的宠溺与温柔,他说:

“雪女,今生嫁与吾,可好?”

连雪女自己都没察觉的,嘴角微微向上的扬着,心中似乎有什么正在慢慢融化着,她开口道:

“心悦大人已久,自是允之。”

 

 

【4】

轿子的摆动停了下来,雪女知道,到了。

多年以后,雪女依旧记得自己走向早已站在神像前的大天狗旁,交换戒指,握住神枝,直到最后大天狗握着她的手,自己同他举起手中的酒杯,那一刻,大天狗的眼角微微噙着许激动的泪水,雪女看在眼里,微微垂眸,再一抬头,便握紧了大天狗的手。在那个时候,他们的每个动作,一颦一笑,这份记忆都使他们珍藏了多年。

 

 

樱花飘落,大天狗和雪女坐于那樱花树下,雪女轻轻捻起盘中的和果子喂入大天狗的口中,嚼了嚼口中的和果子,轻轻附于雪女的耳边说着什么,雪女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微笑,可这个微笑只为一个特别的人,一句特别的话才会展露出来。一句永远听不腻也让人难以忘记的话,

 

 

“吾的大义,雪女,我爱你。”

 

忽然不知哪来的风儿一阵吹过,樱花又开始了四处飘散,眼前一片迷乱,待再回过神时,一切话语都淹没在了那甜蜜的浅吻中。


评论

热度(1)